风险投资百科

广告

天使投资想落地不容易

2011-12-07 16:03:07 本文行家:原来的原

目前医药投资界,后期成熟项目标的正在急剧减少、竞争越发激烈,而国内外资本市场的不稳定又难见预期的持续增加。在刚性需求和中国医药产业快速发展的预期下,投资机构似乎很有理由将触角和眼光向早期项目前移,这既是价值洼地也是避风港。 中国创新型药企的创新性能否猪狗应对全球的挑战,中国新药审批、价格政策等条件还需要多久才能得到投资者的认同,都是现实的障碍。

    目前医药投资界,后期成熟项目标的正在急剧减少、竞争越发激烈,而国内外资本市场的不稳定又难见预期的持续增加。在刚性需求和中国医药产业快速发展的预期下,投资机构似乎很有理由将触角和眼光向早期项目前移,这既是价值洼地也是避风港。

    然而爱没那么简单。中国创新型药企的创新性能否猪狗应对全球的挑战,中国新药审批、价格政策等条件还需要多久才能得到投资者的认同,都是现实的障碍。

有人士建议,在目前的产业和政策环境下,国家需要加强对资本资本投资的引导和鼓励,建立健全投资机制体系,让徘徊已久的“天使”真实落地。

价值洼地或避风港

    据联想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医药项目有关负责人介绍,从去年底开始,投资界对医药领域的关注方向已然有所改变,慢慢地增加了中早期项目的关注度,投资机构医药板块投资人员的专业性和团队人数也都在增加,配备给医药板块的资金相应也增加了很多。

    记者了解到,这样的改变已经较为明显,一大批基金都在进行重新配置规划。如深圳同创伟业投资表示,将成立一个关注早期项目的基金;经纬创投则在扩张医药团队的专业队伍,其数亿的天使基金也将有很大部分投向医药领域的早期项目。

    转变实际上是由多方面因素引起的。目前机构集中关注的中后期项目标的已经越来愈少,尽管估值有所回落但仍然很高,并且竞争异常激烈;而相对而言,国内创新环境正在快速改善,一批具有一定创新性的企业已经存在,这为机构投资医药早期项目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内外资本经济环境的震荡。上述联想投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内资本市场振荡周期难以评定,并且外围尤其是欧债危机必然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改观,“一旦形势发生恶化,医药产业肯定是最好的避风港,这是很多投资机构需要考虑的深度问题,是投资的组合搭配。这就促使资金向医药行业进驻,无论是刚性需求还是政策导向都没有问题”

    “集中于医药行业的热钱并未如某些人士所称在退出,相反我们从全局来考虑,投资界的热钱必然要大范围进入医药领域,这是很明显的。”该负责人说。

天使的难题

    但是记者也发现,尽管出现这样的策略转变,但是投资机构的早期投资项目数量近一年来并未有明显的增加。

    “中国的PEVC更多都是关注中后期项目,因为可预见性非常强,投资周期短,竞争激烈、估值高,却无法阻止机构的热衷;而每个投资机构都宣称能够投资早期项目,但是总不见有实质性进展。”曼哈顿资本管理咨询公司总裁王进如是说。

    “生物药是机构最关注的领域,尽管中国生物制药的基础跟国外差距很大,但是全球很多重磅炸弹级生物药物即将过期,这类产品市场很大,而最重要的则是壁垒非常高。”上述联想投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该负责人言下之意是,从投资机构来考虑,早期的项目必须要有创新,因为创新才能形成壁垒,最终产生高收益。但有机构认为,国内并不存在特别创新的企业和产品,比如小分子创新和生物药,那么,如果早期项目也是偏向于仿制或者替代产品,那么,为什么不去投更有可预见性的中后期项目呢?

    这是一针见血之言,也是早期项目投资少的关键因素。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已经出现一大批科研院校、海外研究机构以及外资药企等从业经验出身的高尖端技术型人才埋头在各省市的产业园区或者开发区进行创业。相对于本土大型制药企业,这些创业阶段的企业技术水平和产品领域都相对高端。

    但投资机构对此并不十分认可,至少目前项目投资数量上没有体现出机构对这些早期企业的广泛认可。从投资者角度来看,未来的创新型企业需要应对的是全球性的挑战,如果仅仅是超越国内目前的创新水平,显然是不够的,不能保证今后的投资回报。

    而羁绊机构投资早期项目的因素还不仅仅在此。

    “其实我们也担心,投资早期项目之后,产品能否获得市场和国家的认可。”上述负责人说,审批部门的免责心态、新药的审批速度、药品定价方式,都让投资机构有较大的疑虑。

    其举例说,目前国家规定二级以下的药物的审批时间由原来的90个工作日变成300个工作日,这就意味着将近两年的等待审批时间,在研产品就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生物药研发生物药研发

    该负责人表示,这样的产业和政策环境在短期内都不可能得到改变,无疑也让投资机构投资早期项目的步伐一推再推,或者即使投资,也更多集中在医疗机构或者其他非药品领域。

亟待政策扶持

    由于上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目前国内医药创投形成了以产业园区或开发区管委会牵头组织基金为主导的投资格局。

    记者了解到,如中山健康产业基地、湖南浏阳生物医药产业园等等园区,管委会早期参股培育项目,基金主要培育园区内的项目产业化,都是达到一定阶段融资或者被并购后再低价退出。

实际上,这样的投资模式相当于政府承担了医药研发风险最大的一部分责任,这与欧美等成熟的投资市场完全不同。

记者了解到,比如美国的国家资金主要用于基础科学的研究,而药品创新的早期投资则多为民间资本的天使投资人在促进,并且形成了新药从基础性研究到上市的整条投资促进的产业链条。

    王进说,政府培育基金运作主要是由医药学术界专家来作投资决策,缺乏投资行业必备的丰富经验和市场操作手法,使得项目的投资往往难以效率最大化。

    “我在国内就想做这样的事情,中国生物制药技术和华人资源非常丰富,在中国推动医药的早期和天使基金,进行专业化的投资很有机会。”王进说。

王进认为,未来中国医药产业创新的最大新生力量必然来自于这些中小企业,国家应该借鉴海外的成功经验,加强政策对资本投资的引导和鼓励。

    据王进介绍,美国政府对早期创业投资有很多税务上的政策优惠,比如一旦项目投资失败,机构损失资金可以从每年的税务中抵扣;而如果项目成功,如果机构再次把所得投资收益用于早期项目中,原来成功项目的资本收益税收则可以推迟缴纳。

    实际上,美国这些政策目的就是确保资金在创投领域周转不外流,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投资机构的投资风险亦被大范围降低。

    “真正的生产力和创新科技的促进,就是要有人真正意义上能承担风险的资本,并对风险进行投资。”王进说,这个人不应该是政府,而是天使投资者,中国慢慢也要实现这种形式,正因为有了这种投资行为和生态环境,专业资本就能够与之配套。

                                                                                                                                                   

杨俊坚

 

 

 

 

 

 

 

 

分享:
标签: 风险投资 天使基金 医药 | 收藏
参考资料:
[1] 医药经济报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